冷雨香格里拉 花在山巅演化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8年第10期 作者: 牛洋 

标签: 生物地理   

滇西北乃至整个横断山区是众多高山花卉的分布与演化中心,也堪称全世界观花者的朝圣之地。即便在夏日,林线之上的高山地带依旧是寒风冷雨常伴。娇美艳丽的花,如何适应严酷环境并且繁衍演化?根据作者亲身的调查及研究经历,本文就此展开解读。
以横断山为名的绿绒蒿绽放在雪中
6月上旬,滇西北的雨季拉开了序幕,此时也正值许多高山植物的花季。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巅,一株绽放不久的横断山绿绒蒿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短暂降雪。白雪让纷繁的环境变得简单,也令绿绒蒿和岩石上地衣的色彩更加鲜明。对于许多横断山高山地区的生命而言,这种冷凉的气候是它们生活需要面临的常态。

9月的英国,冷雨和迷雾正愈加频繁地取代阳光,阴雨成为大不列颠岛的主要天气。对此我并无抱怨,英国若没有著名的阴雨天气,其同样著名的园林或许也将失去光辉。

旅居英国一年时间,我在阴雨蒙蒙的英国园林中见到丰满壮硕的“杜鹃林”,直观地了解到原产横断山的杜鹃花在此如鱼得水的原因。自那时起,我甚至对这种凄风冷雨产生了某种亲切感,因为这种天气在我国西南山地的雨季再常见不过。那里是这些杜鹃的故乡,也是我开展植物生态学野外研究工作的地方。

滇西北的雨季与花季同时到来
云南香格里拉地区的山巅风起云涌。入夏之后,西南季风带来的丰沛水汽在群山间形成层云,此时此刻若是身在山间,就会感觉如堕五里雾中,眼前一片白花花湿漉漉的景致。若能继续向上穿云而出,到达更高的位置,则有可能见到云海。滚滚而来的云带来充沛降水。每年此时,高山地带的花季也悄然来临。摄影/程斌

4℃!在8月的白马雪山做实验依旧冰冷透心

8月我国大部分地区酷热难当,我却在白马雪山的雨里冻得发抖。瞄了一眼温度记录仪:4℃。之所以清楚地记得这个数字,是因为记录温度是那次野外实验的关键环节。

十年前,我刚刚开始从事高山植物研究,当时跟随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杨扬博士在野外探究雪莲苞片的作用。白马雪山所在的横断山区,虽没有武侠小说中所提到的那种“天山雪莲”,却拥有丰富的“雪莲类”植物,它们隶属于菊科风毛菊属。这些雪莲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它们的花序被称作苞片的器官围在其中。很容易猜到,这种结构可能具有类似温室的作用,但生物学问题常常是复杂的,这个猜测必须得到野外实验的检验。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高新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